沐云卿

【MK】好心分手(故事接龙)

☆故事接龙成果
☆每个人按照自己理解续写前文





#第一棒@过气老咸鱼。 


“我们分手吧。”

甩下轻飘飘地一句话后,Kit兀自地转身轻轻关上门就走。眼睛红得像兔子却还是倔强地瞪大眼镜不让眼泪夺眶而出。一眨眼,眼泪从眼角滑落在脸颊上的凹陷处停留了一会儿。

啪嗒。

掉在了地上。


身后杂乱的脚步声趋近,Kit的手腕被用力握住,手握成拳,修剪得圆润可爱的指甲被深深按进掌心嫩肉里,后槽牙咬得用力几近颤抖。Kit深吸一口气,用尽全力压稳声线:“你想分手吗?”

Kit只是微微偏过头,留给Ming一个侧脸,仅靠一点余光来看清他的表情。

他看不见Kit的眼神,这让他很慌张。一直以来Kit的表情都是直截了当明显清晰地摆在脸上,恨不得直接在额头上用黑色马克笔写下几个代表此刻心情的大字。
夏日的暖风软软地亲在脸上,蝉鸣声聒噪惹人心烦。他看得见那明月树影;看得见昏黄灯光;唯独看不清他的表情。

看不透。

只能看见他抿紧的唇。

他下意识地握紧他的手,带着一点肉感的手臂在掌中挣扎,无果。

Ming喜欢Kit的手,柔软白嫩,可以轻巧地把它握在掌中。拇指指甲轻轻地挠他掌心会惹来不轻不重的拍打。坏心的趁着手脏,撒娇要他喂自己水果时一口把他手指含入口中,故意把动作做得带着些暧昧不明的意味看他脸红。但他更喜欢把Kit的手握在手中,温热的体温从指间传向心脏携卷着满腔爱意。

脚背传来钝痛,Ming不自觉地放松了手上的力气,Kit用力一甩,把他的手甩掉,走了。


[回头望,伴你走。]
[从来未曾幸福过。]







/
“Ming,我们在一起吧。”
“好。”


为什么在一起?

只是恰巧他出现;只是因为他说他喜欢自己。



#第二棒@沐云卿 


回头想,可能一切纯属巧合。
在一起太仓促,离开时太匆忙。

Ming挽留他,这让Kit心里暗喜,正中下怀,但是他内心又不允许这么快原谅,一种报复心作祟。

Kit为不断的争吵而整日萎靡伤神,反观Ming,在他看来Ming过得很是不错,至少没什么惆怅的神色。

我想让你和我一样难过,这才公平。

其实本没有什么绝对公平,这样未免显得幼稚,但心里会稍微痛快。

于是,在他甩开人的拉扯前,一直绷着脸,隐藏情感,让Ming相信他的决绝是真实的,他想放手了,他厌倦了,这样Ming就会比他痛苦得多。

可他低估了自己对Ming的感情。

对方温热的掌心抽离,Kit下意识就想重新拉住。
看,自己还是没出息,狠不下心,让Ming难过。

Kit跑出了房间,下楼到了小区的广场花园,坐在长椅上,放空思绪,难得想做一次逃兵,暂时放下眼前的纠结,享受会儿一个人的惬意。

忙碌时不在意的美好在此刻被无限放大回味。

不远处的路灯下Kit默许了Ming旁若无人地拥吻,被他护在怀里,阻隔住别人探究的目光。Kit害羞地在Ming凑近的瞬间就紧闭着眼,唇齿勾连逐渐深入,Kit终于鼓起勇气睁开眼睛,入目便是Ming那双好看的眼眸,满是浓稠的爱意和宠溺。

路灯昏黄的灯光透过树隙撒在地上形成细碎的光斑,晚风拂过树影绰绰,Ming高大挺拔的身影笼下来让Kit完全安心。他故意缩起身子为了把脑袋贴靠进Kit颈侧磨蹭,像只大金毛在撒娇,暖烘烘,特别舒服。

想到这儿Kit忍不住笑了,自己生活中时常粗心毛糙,丢三落四,却记得清关于他的每个细节。

Ming在心中的分量始终是满满的,十足的。

自己舍不得Ming,即使Ming想放手。



#第三棒@🍟富贵豆 

 
“Kit要分手总得给我一个理由吧?”

他恍惚听见Ming的声音在头顶呆呆地响起,所有的思绪被收回。他看到Ming就站在他面前,嘴角噙着笑,语气温柔又缱绻。

自私地想看一次你为我难过,可你还是笑得那么灿烂啊。胸膛原本熊熊燃烧的烈焰逐渐熄灭了,冰凉的寒意缓缓漫开。

他站了起来,攥紧了拳头,脱口而出:“我厌倦你了,好聚好散可以吗?” 扯这个慌不过是想让自己稍显体面点,说出的话反倒先在喉咙处折射出一份苦涩难咽的痛。

他明显感觉到眼前人一僵,原本想握住自己的手也慢慢缩了回去。

“对不起。”

是他的错觉吗?他听到那个声音夹杂着轻微的哽咽,等他想仔细去分辨时,Ming转身就走了。蝉鸣在耳廊嗡嗡回荡,一声叠过一声,可他仿佛听到了彼此曾经耳鬓厮磨的切切私语,彼此曾经靠近过的心跳声,都融化在那人的脚步声里,越来越远。

“这回是真的完了。” Kit冷静而绝望地想,忽然的疲惫铺天盖地笼罩下来,压得他喘不过气。

他好不容易深吸了一口潮热的空气,慢慢地向宿舍走去。

夏天真的好热,连心都烧得这样焦灼。
 
Ming残留的最后一点气息弥漫在宿舍里。好累......Kit觉得晕乎乎的,行尸走肉般从药箱扒拉出一板退烧药,才发现家里没有开水,只好本能地生咽下去。药片像卡在了心脏处,让原本沉重的心堵得慌。他一头栽到床上,翻了好几圈,才沉沉地睡了过去。

他不知道他睡了多久,等再次醒来的时候,就看到Ming铁青着脸坐在自己的床前。他揉了揉双眼一脸不可置信,那个人却凑近伸手探了探他的额头,确定了温度正常才松了口气。对方手掌覆盖在额际上的短暂温热让Kit确定眼前都不是梦。

Ming双手撑在Kit手臂的两侧,两个人在逼仄的距离里默默对视,呼吸着彼此的呼吸。过了一会,Ming突然笑了,抬起手捧起他的脸,眼中有一种他不甚明白的光彩。

“Kit,我可都看见了……”
Kit张着嘴不明所以:“看见什么?”
“我看见了——”



#第四棒@吴西旧 


"算了……"kit打断ming要说下去的话,"没事你就离开我寝室吧!"
光是说完这句话,kit都觉浑身无力,头昏眼花。
他朝ming挥了挥手算送别礼了,以前关乎ming什么都好奇,现在,罢了罢了。
ming拧着眉,看着kit泛白的脸色,"学长……"
被叫那人身形顿了一下,偏着头难得抿出酒窝直视过来。
多久没听到这称呼,两人在一起这么久。kit仿佛已经忘记自己曾经有多执着这个辈分,现在,不就是他想要的。
很好,很好,kit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咬着牙。
"学长,我知道你舍不得我的。"索性不管不顾挂起招牌式狼狗眼扑了上去。
"呵……"kit无力招架,ming习惯性搂住他的腰肢,缠腿上来。
"可能你从来都太自恋了吧,我真的……"kit还是贪恋ming的怀抱,就算夏天不需要黏黏腻腻的身体接触。
"真的想重新开始了,放过我吧……"无来由的被ming蹭到颈窝想起每每他艳遇轻松儿戏的解释也是这般,于是kit憋足了心中一口气。
"够了……我说够了……到这里停下来就好……我不喜欢你了 ……ming……我怎么敢奢求呢……"
ming被吼得松了怀抱,看那人失控的抓着头发眼泪无声的滑下来。
看到kit之前欲言又止的状态,本以为是场玩笑,可真心人藏了委屈到底。
"好……"最终ming点了头,离开了床,顺带抚平了皱在一起的床单。

可是说了分手不代表放下了,就像花心不代表不能深情。
如果说以前只是羡慕pha学长是比自己更优秀的校之月,那么此刻他已经升级成ming心中嫉妒的存在了。
偏还得装作毫不在乎的瞥开头,这还苦了身边的yo,戳了他一下。
"你没事吧?"yo抵在ming肩头悄声问到,被kit看了一干二净。
pha递过来一杯牛奶,kit捂住鼻子,被他一记拳头锤到胸口,"失恋别喝酒……"皱着眉头的kit难得看到pha这么温声软语的样子。
也反肘给了pha一下,ming正好端杯碰了yo,看到着实是kit窝进了pha怀里。
可去他妈的吧……
ming摔了杯子,脱了衣服就朝kit扔过去。
"卧槽,ming你发酒疯啊!"yo追了出去,kit扫兴的闷不吭声开始喝牛奶,pha伸手拍了拍kit的肩膀。
"kit……其实我一直想跟你说……"



#第五棒@Violet Manson 


“ming是真的爱你,不然当初我也不会把你交给他……”
“够了,是我厌倦了”
“厌倦?你明明还那么在乎!”
“我没有!”被说中内心真实想法的kit激动起来,放下牛奶就转身离开。
看着傲娇发作的kit,pha无奈地结了账赶紧去追。

一把把kit拽住“你们为什么要互相折磨呢”
“都说了没有!”大概是因为头晕还没好吧,kit感觉更难受了,眼泪也控制不住地往下掉。
看得pha有些心疼,揽着他的肩膀圈进怀里“好了好了不提了我送你回去”

到了kit的宿舍楼下,beam的夺命call才把pha拖回去上课:“kit,大白鲨那边我会继续帮你请假,你好好休息,不许一个人去酒吧!!有什么事打给我们……”
“好了唠叨够了没爸爸”kit听得头都大了。
老父亲pha不放心地揉了揉kit柔顺的头发,目送他上楼才离开。

独自在家的kit越想越郁闷,下楼买了一打啤酒。不过三罐下肚,酒量不好的kit便醉得晕晕乎乎了。想解锁手机却不小心按错拨打了ming的电话,看着显示的两人合照,kit彻底崩溃了:“ming这个大坏蛋!明明说了不会离开我的……”

依旧在酒吧喝闷酒的ming在听到kit带着哭腔的小奶音委屈地说着自己,还传来了酒瓶被踢倒的声音后,内心像被狠狠揪住了,有难受也有点小庆幸,庆幸kit还是很在意自己的,并没有真的说放下就放下。

ming摸出还未归还的备用钥匙,直奔kit的宿舍。

一进门,就看到窝在地上小小一团的kit,脸上尽是泪痕,嘴里还小声地嘟囔着。轻轻踢开挡路的啤酒瓶,ming凑近了kit才勉强听清他说的内容“ming是坏人坏人坏人!才……才不要喜欢他!他……他再缠着我……我就要……就要打他了!”
还一边对着空气挥舞着小拳头。

ming心疼地抱起kit往房间走。一下子离地太高,kit吓得用腿紧紧缠上了ming的腰,手也摸索着环上ming的脖子,整个人挂了上去。温热的呼吸洒在ming的耳边,让他忍不住有了反应。

“分手炮?那就真的玩完了吧”ming不敢想醒来的kit会怎么想,只好隐忍地将kit轻轻放进柔软的床里,温柔地掖好被子起身离开。手臂却被kit拉住“不要走好不好”双目紧闭的脸上依旧没有表情,只是轻颤的眼睫毛和依旧在流的泪水还是暴露了他的难过无助,像只受伤的小兽。ming下腹一紧,索性不去想他醒后怎么办,欺身而上。

夜色下,两个身影纠缠在一起,重叠。

“幸好来的是自己不是pha跟beam,不然看到kit这样怎么把持得住”想到他们,ming的眼神一暗,更卖力地动了起来……


#第六棒@雪柜 


镜头前,假模假式地碰撞过后便是一个绵长缱绻的吻。镜头后的导演不禁感叹这吻的感觉太对了,就要这种你进我退,欲拒还迎,一旦触碰又不舍分开的感觉。随着导演一声卡,纠缠在一起的二人迅速分开。
 
“Yo,你这些朋友太会演戏了,快签你公司去吧!”
 
Yo用微笑当做回答。几个人心里清楚每个角色不仅用了真实姓名,剧情看起来也有点熟悉,不说破是几人多年培养的默契。这是全剧最后一场戏,短短三集却拍了小半年,大多是为了迁就Kit的时间。
   
毕业后,Yo做了几年演员便如愿开了自己的娱乐公司,Pha自然要帮忙打理。Forth开了建筑公司,Ming做了部门经理。Beam玩心本就重,有Forth撑腰他更是拼命进了医院体检中心乐得清闲,对Kit来说手术室成了比家还熟悉的地方。
 
“难得Kit学长没事,今天全剧又杀青,晚上请大家去岛上玩!”
 
“Yo,你被Pha带坏了,有钱买岛,没钱给我们!”
 
“岛又不是我的,公司可是我血汗钱换来的,赚了钱再把片酬补给各位学长哈!嘿嘿!”
“对了,Beam学长别忘叫上Forth学长。”
 
看着拌嘴的Yo和Beam,好像大家都还是当初的翩翩少年。那学长和Ming还能找到最初的样子吗?Yo也不确定。

不愧是首富,小岛犹如一粒明珠镶嵌在海中,海水清澈见底,沙滩如细软绵薄的砂糖。各式海鲜在盘中活蹦乱跳,最受欢迎的却是再普通不过的醉蟹。餐桌上的人有说有笑,好似这几年的时光都被偷走了,彼此一如初见。

不时响起的哈欠声提醒着时间已经不早了,一只未吃的章鱼挥着触角试图逃跑,Beam回身用盘子把它罩了起来,这应该是吃货的本能吧。Forth一边念叨不能再吃了,一边把Beam拖回房间。Yo在Pha的怀里咯咯笑,Ming跟在后面走出餐厅,Kit径直去了沙滩。 
 
脚丫陷入软绵绵的白沙,Kit觉得还挺舒服,坐定后拿出一支烟点燃。
 
“学长什么时候开始抽烟的?”
Ming在他身边坐下,抽出他嘴里的烟嘬在自己口中,烟圈升到半空被海风吹散。
 
“医生真不是人干的,一天要在手术室站上十几个小时,抽烟确实能缓解疲劳!”
 
“学长,我电话找不到了,你的借我用用!”
Kit转头对上Ming的桃花眼。
 
“这个梗你要用一辈子啊?”
“没变了!”
 
“看嘛,梗虽烂,但很好用。”
“我的也没变!”

Kit忍不住笑了,Ming学着Kit样子把脚伸进细沙。吐出的烟圈很快模糊,记忆却异常清晰,最后一个烟圈被黑夜吞噬。

“学长......以前是我不好……总觉得你和Pha学长……他看你的眼神让我嫉妒……”

“我也有不对,从不把事情解释清楚……都过去了,别提了。”

那时,Ming眼里的Pha就像卡在喉咙的鱼刺,拔不出咽不下,Kit又倔强的不肯解释半分。在一起时连句像样的我喜欢你都没有,看似潦草的分手却把两人折磨得不成样子。

豆大的雨点落在海面激起圈圈涟漪,Ming问回去吗?Kit说这雨来得急去得也一定快。雨水打在叶子上啪啪作响,树下躲雨的人有些局促,脚心蹭着脚背,却怎么都清理不干净。

“学长,玩个游戏吧。”
Ming掏出一枚硬币。
“落地时,如果国王头像朝上,我去拆散Forth和Beam学长,如果是郑王庙的话......你去拆散Pha和Yo。”
Ming像个三岁孩子用肩膀蹭着Kit。

“你可真无聊!来吧!”
Kit搓着手饶有兴致地盯着那枚硬币。

“如果它立在地上的话,我们......”

“就顺其自然!”
Kit抢在前面脱口而出,Ming张着嘴僵了好一会儿。

硬币被抛得老高,在半空转了好几圈,嗒的一声陷进沙滩。Ming刚要俯下去的身子被Kit拽了回来。

“算了,让他们天长地久吧!”

“可……”

“Ming,爱情是两个人的事,从来都与第三个人无关。”
Kit顿了顿,
“都过去了。”

雨很快停了,Kit抬手想捋一捋Ming额前的碎发,抬到半空却转了方向落在自己头顶。Kit说走吧,Ming嗯了一声。




Fin.



 
 




















评论(12)
热度(13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