沐云卿

【MK】A fairy tale

#小动物设定




#1

Ming是一只岩鹛,Kit也是一只岩鹛。

Kit是Ming的新邻居。


Ming想和他交朋友,远远看见他家门牌上写着“Kitkat”。


名字真可爱。


#2

Ming第一次见Kit是在河边的高地上,不紧不慢地踱着步,一派悠闲,颇为老成的样子。


可是他的身形小小的,腿短短的,连羽翼都是有些稀疏的,Ming认为,外形这么可爱,着实与老成的做派不相符,他一定是在伪装自己。


于是趁着小可爱低头的时候,Ming突然从石头后面跳出来挡住去路,“嗨!你好啊!我是Ming!交个朋友吧。”


被不速之客吓得就差魂飞魄散了,Kit的惊叫生生噎在喉咙口,嘴巴张得极大却只发出了气声。片刻后回过神来,头也不回地快速助跑几步,扑棱着翅膀准备离这只可怕的鸟越远越好,哪知用力过猛,一阵痉挛,还好即使保持住了平衡没有摔下去。


Ming怕给Kit留下坏印象,便把自己闷在家里反思。


这边Kit已经准备好周密的报复计划,Ming却迟迟不出现,气得他只能在屋子里乱转不了了之。


只是Kit每天都会在家门口收到一个装着满满食物的篮子。


#3

Ming第二次见到Kit是在长满野花的草地上,草甸缀满各色的花,微风拂过,花随草叶摆动,像流淌的彩色溪流。


美丽的景象吸引了森林里的居民们都汇聚过来。


Ming停在树枝上歇歇脚,四处东张西望,一看瞧见了花丛里的Kit。


看见了很多好看的花,Kit想带回去装点自己的房子,于是用喙去使劲啄咬花的茎干,试图折下花朵,可惜他身形太小了,力量也小,试了几次都不成功。


Ming当机立断飞到他身边,凭借着身高优势,轻而易举地折下花递到Kit面前,“呐,拿着吧,这花很衬你。”


见他有些呆愣,Ming更觉得可爱,于是自作主张地把花戴到了小可爱的头上,兀自点点头,“你真的可爱,比花都好看。”


终于反应过来的Kit一想到上次的经历就气不打一处来,怎么哪儿都有你啊,瞬间怒火快要把头脑壳顶起来了。还给我戴花,你以为我是你可以撩的妹子吗?


恨恨地把花甩到地上,蹦起来用爪子使劲踩两脚,“你是瞎吗,我是男孩子!男孩子!不需要你送花来撩我!登徒子!看见你就倒霉…”


Ming虽然被骂,但是心里挺开心的,原来小可爱表面的稳重真的是假象啊,这样傲娇炸毛才对嘛,配上小小的外形,奶气的嗓音,直跳脚的动作,嗯,太可爱了,简直世界第一可爱。


想到这Ming的心里涌现出不计其数的粉色桃心,恨不得立刻砸过去将小可爱淹没,进入了妥妥的痴汉模式。


边扭头冲人吼边扑棱着向反方向飞,准备回家,只顾着生气,一个没留神,结结实实地撞上了前面的粗树干,眼前直接冒出了无数星星。


真的是看见Ming就倒霉。


头晕得厉害,Kit在床上躺了好几天才恢复过来。望着房顶回想着这段倒霉的经历,眼前总浮现出Ming给自己戴花时富有吸引力的高大身影,那温柔磁性的嗓音仿佛还在耳畔回荡,赶都赶不走,Kit瞬间觉得自己像怀春的雌鸟。


Kit好了之后,一直没在家附近见到过Ming,Kit想不会是因为自己的坏脾气把他给吓跑了吧,瞬间心情跌落到谷底,后悔起自己的冲动。


越想越睡不着的Kit就大睁着眼睛到了天明。


门口窸窸窣窣地传来响动,Kit起身轻手轻脚地靠过去瞧。


是Ming,正在把装满食物的篮子放在门口。


Kit非常欣喜,他一直在盼望着再见到Ming,多想此刻打开门冲出去,可是,他又不清楚该和他说些什么,只得看着Ming离开的背影出神。


内心不合时宜地冒出想法,Ming连背影都那么帅的吗。


自己这样犯花痴也太不正常了,看来还是得躲着他点,说不定自己就回到正轨了,Kit暗自决定。


#4

Ming第三次见Kit是在森林深处的洞穴里,因为Kit一直躲着自己,找遍了整个森林,才在这里看到了想念已久的身影。


Kit在专心收集树枝,带回去加固房子。


Ming不敢贸然靠近怕他害怕,看着Kit努力的背影,忍不住内心偷笑,也不知道这小可爱是不是糊涂,放弃近处好的资源,跑这么远收集树枝,可能是真的不想见到自己吧。


“Kit对不起,之前的事是我的错,我不该那样对你,没考虑你的感受,你不要躲我了好不好,我想和你交朋友。”


Kit停下来回头看着他,许久都没说话。


就在Ming准备放弃的时候,Kit突然开口,“你不用道歉,我知道你是好意,只是你也看到了我脾气特别不好,你不会想和我交朋友的……”

“没关系,真的,何况我觉得你那样也挺可爱的…”


Ming越说声音越小,有些不确定地观察着对面的反应。


Kit听完害羞地直把小脑袋往羽翼里藏,软糯的奶音在洞穴里回荡,“嗯……谢谢你啊,那我就是你的朋友了,Ming。”


小可爱竟然还记得自己的名字,Ming的心简直要跳出了胸腔。


Kit靠过来仰着脑袋,眨巴着眼睛,一脸好奇,“那你是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?”顿了顿,用开玩笑的语气嬉笑着,“是不是一直在暗恋我啊?”


低头瞅见那双明亮的眸子,Ming不假思索地脱口,“是啊,我就是暗恋你,我喜欢你。”


“可是,可是,我们才见过三次唉!”

“你对我有致命的吸引力,总是能轻易抓住我的目光,让我的视线和心一直追随着你,没道理的就是最喜欢你。想和你在一起!”


此刻的Ming不见平日的没正形而是神情认真目光深情地注视着自己,这让Kit全身泛起股酥麻劲,掉入爱情的蜜糖陷阱,注定无法逃脱。


对于害羞嘴硬的Kit,Ming并不急于听到答复,他会用行动证明他对Kit的喜欢。


#5

从那天以后,Ming对Kit可谓捧在手里怕摔了,含在嘴里怕化了,疼惜得不得了。


开心了会陪着一起疯跳舞给Kit看,不开心了会讲笑话做鬼脸逗Kit开心。Kit知道岩鹛的舞蹈只会跳给伴侣看,因为那是爱意的表达,所以Kit感到特别幸运,看似荒唐的际遇,却让他收获了Ming的满满爱意与幸福的生活。


选好了位置,在个坚固的大岩石下建造两人共同的巢穴,收集食物,收拾屋子由Ming全包下了,可免不了被高要求的Kit见天嫌弃。


“Kit你就歇着瞧好吧,不用你劳神,我一个人就可以全部搞定,你知道安心等着成为房子的另一个主人就行”,Ming自信满满。


Kit享受着Ming给自己剥好的果子,无意间抬眼,忍不住惊叫起来,“唉!唉!你这是做什么呢!不是那样……”,话音未落,在Ming修补下的门框应声塌了半边,比之前更加破败。


最终不得不Kit亲自出马完成了工作。


#6

心里清楚自己族群的鸟都专情,一夫一妻制,认定的伴侣至死不渝,但Ming太招女孩子们喜欢了,总有雌鸟往他身边蹭,这让Kit十分不爽。


这不,门口又来了来表白的后援团,被Ming一一打发走,理由是家里有个小醋缸。


“你说谁是醋缸呢!”

“宝宝,我错了,我是我是。”

“成天沾花惹草,你给我滚出去反省反省。”


Ming听话地圆润离开,在门口的空地上笔直地罚站,不一会,云黑压压地飘过来下起了雨。


Ming依旧站在原地没动。


Kit冲着Ming呼喊让他进来躲雨,可是Ming却说,“宝宝,我错了,我惹你生气,我该罚。”


“你要是把自己淋病了我会更生气!”

果然,听到了Kit话语的Ming乖乖地进了屋,任着Kit给自己擦去身上的水滴。


“宝宝,你原谅我了?”

“嗯。”

“我只爱你一个,别人我看都不看。”

“嗯。”

“那你爱我吗?”

“……”

“嗷!Kit你不爱我,Ming好伤心啊…”

Ming哭丧着脸,耷拉着脑袋,一副颓废的姿态。


Kit踮脚吧唧亲在Ming脸上,头埋进Ming的颈侧,软糯低语,“我当然爱你啊,我的傻Ming。”




*后记:在中央九套看纪录片时,无意间广告宣传片里出现了岩鹛,它的可爱让我记住了它,决心写个甜甜的小故事。宣传片里描述它们会和自己的伴侣相爱一生,雄鸟会通过给雌鸟表演舞蹈巩固感情,雄鸟有些妻管严,家里通常雌鸟做主,雄鸟有时被雌鸟嫌弃不够细致,会罚它在外面淋雨,但这并不能动摇它们的感情。


*岩鹛的视频链接



评论(20)
热度(93)
  1. 2Moons文站沐云卿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