沐云卿

【MK】Moment (2)

#ooc注意避雷
#没大纲随心写




#1
“谢谢”,不敢回头,怕本就动摇的心再起波澜,Kit的手不自觉攥紧斜挎包的背带,抬腿想要快步逃离开Ming的身边。

Ming紧赶几步,拉住他的胳膊,将他转过来面对着自己,语气不免急躁,“你躲什么?我有那么可怕?”

叹了口气,看着面前不啃声却一直在挣扎着想挣脱自己手臂的小医生,松开了手,俯身凑近,声音平和,“你现在住在哪儿?我送你回去吧。”

此时的Kit终于抬头与Ming对视,也只是短短的一会儿便又移开视线,不自在地抿嘴,露出颊边深深的酒窝,犹豫着开口,“不用,我有车,自己开车回去。”

“我看你脸色不好,是不是……”

“我没事”,Kit猛地打断,态度坚决,冲着Ming笑了笑,神色淡漠,“Ming律师工作繁忙,还是抓紧回去吧,浪费时间在我这种陌生人身上不值得,刚才的事谢谢你,再见。”

Kit从包底摸出车钥匙,转身走到自己的车边,打开车门坐进驾驶室发动车,一气呵成,始终不再看Ming一眼。


#2
让他没想到的是,他手刚搭上方向盘,Ming便小跑几步跟过来,直接拉开副驾驶的门上了车。

他被Ming吓了一跳,呆呆地盯着身旁Ming的举动,缩进座位里,一副发怵的样子。

Ming转过身来,一改之前在医院的冷漠自持,与小医生独处,态度异常柔和,始终是唇角挂着浅笑,眼神认真专注地盯着Kit,即使Kit一直躲避自己的注视。

“我车坏了,劳烦Kit医生行行好送我回去一下,看在刚才的份上”,语气还是Kit记忆中Ming惯用的可怜巴巴,可配上如今Ming一身价值不菲的行头和斯文的银丝边眼镜,总觉得哪里怪怪的。

前后说辞大相径庭,明显是随口编的理由。

“你!”,Kit下意识想爆发,转念又忍住了,为了这点小事,为了眼前这个与自己早已不相干的人,不值得自己气闷,于是将剩下的话咽了回去。

“地址”,Kit听到自己脱口的声音干巴巴得。
“中环xx花园xx栋。”

原来Ming还住在之前和自己一起置办的房子里,想到这Kit内心一动,也说不清自己是什么滋味。忽然,感觉身旁的气息靠近,回过神来便是在近处Ming的侧颜。

Ming探过身来,伸长手去够Kit身后的安全带,已经摸到手里,却依旧装作摸索的样子,虚虚地将Kit压进座位抱了一下,而后才直起身给Kit把安全带系好,插进卡扣。

小医生握着方向盘的手暗自攥紧,只是张了张口什么也没说。

律师心里不免雀跃,只要他不拒绝自己就好。

还是Ming打破了沉默,“总不记得系安全带…”

眼前闪回画面,栗色头发的深酒窝男生被黑发的清秀男孩用安全带压进座位里,随后酒窝被毫不留情地猛戳,头发被揉成乱哄哄的鸡窝,“总不记得系安全带,你看你没了我怎么行!”


#3
没了Ming真是不行,我需要他,所以Ming不能也不可能丢下我。

没了Ming有什么不行,我一个人也过得很好。


#4
一路上不论Ming问什么说什么,Kit都是一脸淡漠缄口不言。

车外的灯光被阻隔,在Kit脸颊上汇聚成阴影,他细微的神色变化Ming看不真切,但他似乎能感受到在自己视线移开的时候,Kit的目光曾不止一次地落在自己身上。

在Kit心里还是有自己的,Ming心头一阵轻快。

“到了,下车吧”,Kit转过头看着Ming,只不过这次是为了赶他下车。

Ming将自己的手机递到他面前,“Kit医生,方便留个现在的联系方式吗?”

“不方便。”
“你留了联系方式,我才好知晓委托人的情况。”
“这不在我的职责范围内。”
“Kit……”

啪得扯了安全带,推开车门跳下车,绕到另一边Kit拉开车门,“我请你下车”,“请”字咬的很重,Ming看得出Kit在努力克制自己的情绪没有爆发出来。

Ming下了车和Kit道谢,Kit不耐烦地挥挥手,转回身准备离开,突然Ming在身后开口,“你落在我们公寓里的东西我一直没有动,维持它原本的摆放,我觉得你一定会回来的,原来……只是我的妄想……”

身后话音落地却许久没了动静,Kit回身,看见Ming镜片后红了的眼眶。

老实说,从没见过Ming如此谦卑,祈求讨好模样的Kit,这回结结实实地被震动到了。

“我们两年前总因为鸡毛蒜皮的小事吵架冷战,发展到冲动下决绝地分手,我想应该不是偶然,可能证明我确实不适合你,你值得个乖巧懂事的人拥有,而我,不配。”

“可你知道的,我只想被你拥有。”
“我……”

对于Ming脱口而出的爱语,Kit显得苦于反驳。

对,自己一直都知道他的心思,可就是不想原谅他,重新回头,给彼此一个机会。

Kit不清楚自己在和谁较劲,执拗地用自己的方式将关系终结,维持在冰点,不去加热也不去消除,只是让它静静待在心底的角落,其实……自己也在期待着Ming来找自己?

过大的信息量搅动着思绪,太阳穴突突跳个不停,眼前一阵眩晕,让Kit不得不弯腰撑住膝盖来克服发作的老毛病。

看着小医生瞬间煞白的面色,Ming当然了解其中的缘由,熟门熟路地伸手将他拉进怀里,用指尖有技巧地揉捏他的太阳穴,另只手顺着他背脊轻抚着,口中念念有词。

Kit被揉进怀里,脸贴上人的胸膛,低喃自然听得真切,只听人在说,“乖,不难受不难受,痛痛飞走了。”

两年前的Ming每次哄着他都会这么说,Kit自然是次次都嫌弃地直翻白眼,跟着就是憋不住笑出声,装作生气地质问人是不是还把自己当小孩子。

眼下情绪纠结复杂,Kit却还是下意识地笑了起来,而后他的脸颊便被Ming温热的掌心包裹住,轻轻抬起,Ming精致的眉眼贴得极近,近到他清楚地看到人眼角漾出的笑纹。

“多笑笑,总板着脸会变丑,到时候真的只有我敢要你了”,感受到Kit的发愣,Ming语气轻快地边说边占便宜地捏了下小医生的脸颊。

“要你管!”意识到被人发现了小表情,小医生一脸窘迫,扯着嗓子直跳脚。



tbc.

评论(6)
热度(94)
  1. 2Moons文站沐云卿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