剧毒/雷/更文随缘/我开心就好

【钤光】 Treacle

#私设慎入
#崩
#流水账
#笔力低下预警
#车的前奏

=====正文分界线=====


烈日晴空,燥热得厉害。

屋内开着空调,温度打得有些低。

陵光莫名提不起精神,没骨头似的陷在懒人沙发里,过分纤细的腿在裤管里晃荡,颇为不在意得大开着腿。歪着脑袋,支楞着胳膊,表情有些恹恹的。眼睛盯着手里的手机屏幕,双手托着,拇指不住得在屏幕上飞快得操作着手游。整个人仿佛只剩下眼珠子和手指会动了。

手游的声响极大,很明显影响到了坐在一旁看文件的公孙钤。公孙放下手里的文件,轻声叹了口气,柔着声音冲着人说道:“歇会儿再玩,玩久了对眼睛不好。”

瘫着的人终于动了动,挣扎着站起身,伸伸懒腰揉揉眼睛,一副没魂的模样。晃悠着凑到人身边,一头扎进人怀里,做起了鸵鸟。

公孙钤哄孩子似的轻拍着人,低头帮人压下头顶翘起的呆毛,“你这是困了吗?昨晚又趁着我睡着偷玩游戏了吧。”

陵光抬脸瘪瘪嘴,“不困,只是有点莫名得提不起劲。我昨晚也没玩多久啊也就那么一会儿…”

看着人圆乎乎的小脸,公孙钤生出了投喂的想法。憋住唇角的坏笑,揉揉人的脸,欠身伸长手从茶几上的零食袋子里拿了颗糖,剥开包装纸,示意人张开嘴巴,陵光依着人乖乖张嘴。

糖的味道逐渐在舌头上化开来。

陵光不自觉得缩起肩膀皱起脸,五官挤在一起,倒像是包子皮上的褶皱。

他使劲扯住公孙钤的胳膊,张了张嘴却是被酸得讲不出话,只好瘪嘴鼓着腮帮一脸苦相。

公孙一脸浅笑得任他拉扯摇晃。
“有那么酸吗?”
“我也想尝尝…”
捧起包子脸,凑近,侧头,吻住。长驱直入,勾住人的小舌头戏弄了好一阵。

仅剩的一点儿糖融化在两人唇舌间。

公孙钤手掌传来的力度禁锢着陵光,让他无法退缩分毫。被吻得有些缺氧,鼻息间满是公孙钤身上好闻的清雅味道,这更让他目眩神迷。

“不酸啊,很甜,甜到心里,我喜欢的味道。”

公孙钤退开些距离,抵着陵光额头,蹭了蹭他的鼻尖,声音低沉性感,尾音含着欢愉的跳跃。

=====tbc=====

评论
热度(8)

© 沐云卿 | Powered by LOFTER